无人货架抛下的失业员工

发布日期2018-12-24 浏览量163

  无人货架的仗还远远没有打完,但洗牌已经开始。1月10日夜晚近十点,徐州的温度达到零下。刚加入猩便利物流团队两个月的何兵接到了人事主管的来电:“猩便利一直在亏损,现在要裁员。你在裁员名单里,明天不用来上班了。”何兵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话,因为早上物流经理还在给他们加油打气说“好好干!”但没一会儿,同事们在微信群里炸了锅,徐州团队的26个物流人员当中,有20人收到了同样的通知。由不得他再质疑了,裁员是真的。这是因为什么呢?

无人货架

  1月9日,品途商业评论发布报道,有知情人士在脉脉社交平台上爆出消息:“猩便利全国BD放假,同时开始给销售放假,货架停止补货,有实锤!”同时,猩便利某作战群也流出一个说法,“因战略性收紧,决定要把全国所有的三、四线城市撤站。”1月10日,有媒体记者先拨通电话后发送短信联系了公司联合创始人吕广渝,对方电话秒挂。1月11日早上,猩便利发表官方回应称,公司业务均处于良好的运转状态,一系列举措是围绕“便利·蜂窝”模型做出的调整和优化。事实上,10日当晚,何兵和他19位同事的遭遇,在猩便利南京、杭州、苏州等地的物流人员身上同样发生了。一时间,微博上有关猩便利裁员的新闻底下,被裁人员为自己鸣不平的声音此起彼伏。何兵就是其中一位。界面记者同时还联系到在南京的李亮,他表示自己所在猩便利团队的100多人裁员60到70人,“原因是内部优化调整”。另一位身在杭州的物流人员王力平则透露,杭州站180多人裁员120人左右。如果三人所言属实,此次猩便利裁员的平均力度可能达到60%以上。这三个人的工作无一例外都是帮无人货架铺货和补货。虽然猩便利在声明中没有直接回应裁员一事,但爆料中所言“货架停止补货”和“停止铺货”的“预言”,几乎旋风一般降临到了这些被裁物流人员的头上。

  猩便利成立于2017年6月,在9月获得光速中国领投的1亿元天使轮融资,11月获得3.8亿元A轮融资,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,华兴资本、元璟资本、光速中国创业投资基金跟投。在那个时间点上,有投资人认为新零售是鲜有的下一个千亿级别的平台性大机会。玩家切入这一领域的姿态有很多种,去年风口上的明星公司,则集中在无人便利店和无人货架领域,而猩便利两种形态都采用了。

  2017下半年,无人货架赛道开始变得拥挤。这一商业模式对物流、供应链和精细化运营的要求格外高:一方面,货架不如商超,容纳60个SKU已经是极限。“你要选择30—50个的时候,一定是买手的模式。“阎利珉曾经表示。因此运营的精细化程度,决定了无人货架的用户黏性。另一方面,精细化运营一定是靠高效的物流和供应链来做支撑。对于客户来说,“补货及时”是他们对货架最基本的要求。猩便利联合创始人司江华此前就有一个观点,轻资产的小玩家很快会退场,拥有自有物流和供应链是竞争的关键。于是,有阿里巴巴和美团点评背景的团队自带追光效果,譬如领蛙、果小美,还有猩便利。无人货架的上半场是围绕点位数增长的跑马圈地。

  猩便利联合创始人司江华不止一次地表示过,率先达到30万点位的无人货架,就能在行业中占据绝对优势。果小美创始人兼CEO阎利珉也指出,只有在一个城市铺满1万个点位,才有可能切换到下半场。

  线下点位的竞争意味着这些新零售公司需要大量地推及物流人员。全国各地,包括北上广深及其他二三四线城市,各家无人货架的BD和物流团队倾巢而出。

  去年12月5日,何兵参加了猩便利徐州站的面试,两天后入职,月薪4000元。从时间上推算,那会儿的无人货架已经很难在大城市挖掘到新的优质点位,点位竞争环境日渐恶劣。

  一位行业内人士曾向界面记者透露,有竞争对手曾在12月开出每月5000元的补贴给行政,想要翘掉他们在北京一个比较优质的点位,而其余被翘点位也提供普遍在1000元至2000元的补贴。

  也是在这段时间前后,无人货架BD之间恶性竞争的消息流出,猎云网在12月30日发布报道,揭露了一系列行业背后的“厮杀”戏码:烧钱抢地盘、争点位、打价格战免费吃、撤换对标商品……

无人货架

  但何兵加入时,徐州作为刚刚被无人货架开垦的“处女地”,厮杀与他仍有距离。他与另一位同事一组,两人每天负责为五家公司搬运货架、安装冷柜,还要为点位补充上两箱零食和两箱饮料。

  那段时间,何兵从早上八点半持续工作到晚上七点多,其他忙一些的组最晚九点才到家。“一开始的工作每天都很辛苦,冰箱很重。”何兵说,不过彼时的他也不在乎,“我们以为找到了一个可以信赖的公司,工作也很卖力。”

  在杭州的王力平跟何兵的作息时间差不多,拿着5000元的固定工资。他去过100多人的大公司,但平日补货的企业大多只有十几人。曾有老员工告诉王力平,“8月份猩便利刚开始弄的时候,两个人的办公室都铺。”

  在这样的工作强度中,一个不大的城市战场从空旷到饱和仅需数月时间。裁员前几天,何兵所在的团队几乎不铺新的点位了,只剩下补货的工作。

  按照何兵给出的数据可以粗略地估算,26人的团队每两人一组,每天负责5家企业,一个月下来,猩便利在徐州能布下近2000个新点位。从城市规模来看,徐州也接近于饱和。

  在这个时间点被踢出队伍的何兵很不甘心。

  在他的视角里,在一个城市的战局需要打开时,猩便利需要他们,现在这座城市被开垦完全,就容不下这些物流人员了。

  现实的情况应该会更加错综复杂,因为并非只有徐州一个城市遭遇大幅度裁员,但不排除“城市点位饱和”是一个影响因素。

  无人货架本不该在这样一个节点收手。

  作为眼下最火的创业赛道之一,早期入局的创业玩家已经迎来想要拓展业务的对手,其中不乏资金充裕的独角兽,如每日优鲜、饿了么、便利蜂。不单如此,2017年末,京东、盒马鲜生、顺丰、美的、猎豹等巨头也纷至沓来。

无人货架抛弃的员工

 

  无人货架的仗也远远没有打完,逐渐饱和的城市办公楼,少有追光却又角力最激烈的地方,这里已经上演了太多BD之间说不清的恶性竞争,以及被裹挟前行的故事。何兵已经开始找新的工作了,他顺便去放置了猩便利货架的公司问了问,对方告诉他,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补货了。


河北快3官网 河北快3投注平台 pc蛋蛋 河北快3开奖结果 广西快3平台 pc蛋蛋app 湖北快3平台 pc蛋蛋 河北快3网址 pc蛋蛋网站